您的位置:首页 >师生园地>学生作品>详细内容

学生作品

“乞丐”邻居禄大爷

来源:维新镇中心学校 发布时间:2017-06-12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 

我身边有不计其数的故事,可是最难忘的还是要数“乞丐”邻居禄大爷的故事。

记得那是一个阴雨天的周末,我家附近的禄大爷死了。爸爸走过来,要我一起去吊丧。我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从学校图书室借来的小说,头抬都没抬地说:“去--去,莫打扰!”在爸爸的劝说下,虽心底有十二分的不乐意,也扛不住父命。只得磨磨蹭蹭地放下小说,撑着雨伞,买了鞭炮和香纸,一高一矮并排地走在新修筑的乡间水泥公路上……

“爸爸,这位禄大爷既不是我们的大爷,又不是我们的亲戚,为何去吊丧呀?”我带着疑问询问着。

爸爸“呵呵”笑了笑地说道:这位禄大爷无儿无女,是村里的五保户。了解他的人知道禄大爷是个大好人,大善人,大恩人;不了解他的人,以为是个乞丐。

说他乞丐,因为他经常穿得破破乱乱、左腋窝里架着一拐杖、佝偻着身子,肩上背着蛇皮袋子,袋子里塞满了什么矿泉水瓶、废铁之类,遇到下雨下雪天,走到哪里就歇在哪里,就是一十足的乞丐。

说他大善人,这得从禄大爷过去说起。

其实,禄大爷也曾有过几次糟糕的婚姻,不是生病死了就是被有钱的人拐跑了,谁会守着一个陂子过日子呢!后来就打消了再说婚事的念头,靠着一份人们眼中最下贱的职业——“赶脚
猪佬”为生,生意闲淡时就走乡串户收些废品来维持自己的生活。

禄大爷给人家喂养的母猪配种后,别人能给几个钱就几个钱,从不主动要人家的钱,给多了一声不响的退还。如果主人家没有现钱,就给升大米或其它吃的一类,不多说一句话,仍然乐呵呵的。因而他的生意好得不得了,临近几个村子都是他的生意地盘。

我们家兄弟姐妹多,我的父亲生病常年卧床不起,家里经常吃了这餐没有那餐,我们读书不是今天没铅笔就是明天没本子写了,这时我家就少不了禄大爷的身影。送米、送油、送本子,需要什么,只要他有就不分你我。接受次数多了,你的奶奶勉不了过意不去,说些感谢的话儿。禄大爷总是说,大妹子!没事的,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。娃儿们是有出息的,怎么饿得饭、少得学习用品呢!因为禄大爷是我的本家,在辈份上我要喊伯伯,我们几兄妹一见到他就“伯伯”前“伯伯”后的叫个不停,竟把他当成了我们的亲伯伯。

禄大爷一生非常喜欢孩子,他总会有事没事到附近村小去玩,哪个孩子哭鼻了,就买几颗糖,或是给爱美的女孩儿买些扎头发的花夹子哄哄。要是那个小朋友,考试得了第一,总勉不了买些书呀!日记本呀!交给老师奖励他们。

雨,不停的下着,从禄大爷家传来的锣鼓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响。

爸爸拉起我的手说:“莉莉,你爸,小时候得到禄大爷的资助最多,疼爱最多。可他还没等到我的报恩就撒手而去,我怎能不给大爷吊丧呢!灵堂里,你我要多磕几个头啊!”

边走边说话儿,我们已来到禄大爷的院子,人很多,灵堂就设在土砖砌成的堂屋里,两边摆放着十来个花圈。我随着爸爸站在禄大爷的遗体前,深深鞠了三躬!

从那以后,我对禄大爷多了几分了解:他要求人甚少,给予人甚多;对爸爸执意哀悼多了几分理解;对我的人生路多了几分向往和追求……

 

我身边有无数的故事,但那一次让我记忆犹新。
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